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手机

2018年的焦虑对车企来说值得吗朱

手机
来源: 作者: 2019-02-20 10:39:52

“销量越差时,大家越是折腾,已经没几个企业顾得上做品牌了。”

11月8日,节当天,我和亦然(化名)约在了上海新天地见面。刚从某车企市场部离职的她,提起今年汽车行业的浮躁,显出无比的厌倦。最近她生活的主题是补觉、看书、瑜伽、旅游……

11月,上海的气温降起来总是特别得陡峭。而12个月之前的那个11月,无论对于BC公众号,还是对于我本人而言,都是一个特殊的月份。

“现在出来做,时机不太好!”这是2017年,当我决定离职干自媒体时,大多数人忍不住提醒我的同一句话。但,与这股不确定的洪流同频共振地去成长的强烈欲望,终究战胜了错过风口的担忧,去年11月30日,我以《给我一次失败的机会》的开篇词,宣布纵身跳入了自媒体创业大潮。

于是,在这一年中,第一次在公开场合不太熟练地自报家门,第一次有金主爸爸主动找上门来,第一次在平台拿下优秀原创内容大奖,第一次为了“朋友”两个字而撤下文章,第一次遭遇永久封号,第一次面对经营和回款的压力而彻夜难眠……

成长的底色是忧伤。

2018年的焦虑对车企来说值得吗朱

在这负重前行的路上,我努力与2018年整个车市的洪流同频共振,也终于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成年人的崩溃,都是静悄悄的”。

时间是贼,无数个第一次,就这样默默偷走了我的2018年。而把视线放大些,它默默偷走的,何尝不是这个静悄悄崩溃着的中国车市的2018年。

无处安放的焦虑如果模仿一下马克·吐温的幽默,那么应该说,“11月份,是特别容易焦虑的一个月份,其他特别容易焦虑的月份是,7月、1月、9月、4月、10月、5月、3月、6月、12月、8月和2月。”

2018年,焦虑似乎在每个人身边弥漫。

在这一年,纪梵希、霍金、李敖、李咏、金庸、斯坦·李……一大批承载着我们这一代人记忆的人相继离开。米兰·昆德拉说,“这是一个流行离开的世界,但是我们都不擅长告别。”身处一个失去的年代,我们的焦虑一次又一次被激活。在这样一个失去的时代,活下去仿佛都成了需要竭尽全力的事。

“今年的工作量翻了前两年一倍都不止,这么多年来最累的一年。”10月底某个深夜,还在加班中的一位车企朋友忍不住向我这样吐槽。

而事实上,我朋友圈中大多数车企的从业人员,凌晨一两点睡、早上六七点起,已经成为了今年以来的一种常态。

无处安放的焦虑症,或许我们每个人都已经病入骨髓,一边在内心向往着“从前慢,车,马,邮件都慢”的生活状态,另一边,却担心着被这个时代一声不响地抛弃。竭尽全力拼命地奔跑,仅仅只是为了能留在原地。

借用媒体老师童济仁说的话:没有增长的时代,最适合贩卖焦虑。毫无疑问,2018年,整个汽车市场也正深陷焦虑之中。

老男孩埃隆·马斯克的2018年想必很焦虑。此前他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就称自己疲惫不堪。而最近,因为一系列“退市”风波,马斯克失去了他在特斯拉的董事长位置,新任董事长是澳大利亚电信公司首席财务官罗宾·德霍姆,已经于11月13日走马上任。马斯克之于特斯拉,犹如乔布斯之于苹果,马云之于阿里,是精神领袖,将特斯拉的“方向盘”交托出去,对于特斯拉而言,目前很难说是福是祸。

作为全球最赚钱的汽车公司老板,丰田章男2018年也很焦虑。他在上半年公布2017年财报时表示:“我们的竞争对手和竞争规则都在发生改变,在一个未知的世界里,生死之战已经开始。”新技术的剧烈颠覆,正在进一步削弱传统车企的主导权,丰田章男焦虑地断言这一战“涉及生死存亡”。

几个月之后,丰田中国执行副总经理董长征在一次论坛上进一步证实了丰田的焦虑,他直白地说到:“丰田虽然是最赚钱的汽车公司,但仍然感到危机感,这绝对不是开玩笑的,也许明年我就没有预算来参加这个论坛了。现在内控是前所未有的,为什么?因为新技术的成为历史的见证投入不是一分钱两分钱,丰田现在一年的利润也就是200多亿美元,绝对不够的,如果不勒紧裤腰带,很难打赢未来之战。”

一个全新时代的到来,总是意味着一批新企业诞生,一批老企业死亡。但很显然,谁都不想成为这个时代更迭交替之中,倒下的其中一个。

10月11日上午,华晨汽车董事长祁玉民在华晨宝马工厂门外被媒体层层围住,而几个小时之后,关于宝马增持华晨宝马25%股份的消息尘埃落定。在华晨宝马15周年这个特殊的日子里,华晨“躺赚”的日子也就此终结了。在被围堵质问的那既短暂又漫长的几分钟里,想必祁玉民内心除了焦虑之外,还有屈辱。

15年光阴,祁玉民错过了一个时代。而同样,时间也是新造车企业蔚来李斌最大的敌人。

在蔚来的身边,既有特斯拉这样的新势力前辈蠢蠢欲动要在中国安营扎寨,也有更强大的传统豪华汽车品牌纷纷亮出咄咄逼人的电动计划时间表。而刚刚在纽约敲钟的蔚来,从最初的裹挟资本到现在逐渐被资本裹挟,10000辆交有些暗礁和险滩付目标成为一个关乎颜面的赌注,李斌的2018年,注定在兴奋和焦虑中度过。

电影里说有一种鸟,没有脚,一生不停的飞。2018年,大多数人都像那只无脚的鸟,飞得停不下来。

后来的“他们”10月24日,吉利与戴姆勒双方正式官宣,将组建出行合资公司。这是继今年2月24日,李书福持有戴姆勒9.69%的股份,成为后者最大股东之后,双方第一次在资本合作上的破冰动作。而在几个月前,德国《商报》曾以《相当糟糕的朋友》为题发社评,断言“戴姆勒和吉利不是一对平起平坐、两情相悦的合作伙伴。”

岁月的长河无法预测,但每一场遇见,注定都将演绎出一段故事。一百多年前从欧洲斯图加特独自启程的戴姆勒,与一百多年后从中国浙江台州出发的吉利汽车牵起了手,后来的“他们”,在越来越风谲云诡的全球汽车大变局中,终将学会如何去爱。

谁说年少不懂爱,懂爱不少年?有人学会了如何去爱,也有人至今不懂得爱,譬如韩国现代对中国市场。

“你觉得值得去吗?”10月中旬,一位即将入职北京现代的圈内朋友与我闲聊,不小心流露出了内心的不确定情绪。

今年3月份刚刚度过80大寿的现代集团董事长郑梦九,不得不接受2018年成为他接手现代集团以来最糟糕业绩表现年份的事实。根据10月份公布的财报显示,现代汽车集团截至第三季度的年度累计销售额为71.5821万亿韩元,同比下降0.4%,净利润跌至1.8483亿韩元,相较去年同期狂跌43.3%。

在这其中,现代起亚在中国市场遭遇的寒冬,成为全球业绩下滑的巨大拖累,现代汽车的2018年异常艰难。想要把现代打造成比肩大众、丰田这样的汽车帝国,郑梦九或许有必要检讨一下,对中国市场的重视是否已经足够?

纵然是对中国市场热爱如故土的大众汽车,在中国汽车工业迎来40年拐点的时刻,也需要回归初心,来重新呵护与中国消费者的关系。

尽管在今年前三季度,大众品牌仍以1.9%的微弱增长维持住了些许颜面,但9月份和10月份,其在中国销量连连下挫,同比分别下降了10%和13.8%。这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信号,意味着这个曾一度被封为“神车”的品牌,在中国市场的号召力正面临被瓦解的风险。

凛冬已至,当然,大众不会看着40年建立的基业静悄悄崩溃,即便以探歌、探岳、途岳等多款SUV的相互撕扯为代价,也不想将任何机会拱手让给对手。

从过去到现在,汽车行业原本固有的规则正在被改写,新与旧、强与弱的定义被重塑,强势如大众,都已经寒意裹挟,而福特、讴歌、现代起亚、标致……在新秩序下,谁也不知道后来的“他们”,谁会被相忘于江湖。

一地鸡毛与生死时速11月6日,长城哈弗F系列的一款新车F7上市,而就在同一天,北京海淀区人民法院受理了吉利汽车起诉长城汽车的商业诋毁案件。国内本土企业中目前人气最高的两大领军企业,在这一天选择了拔刀相向。

事件的背后其实是一地鸡毛,长城汽车在微博上表示自己“忍够了”,发声明暗示自己受到“某品牌”不正规的行业竞争,并表示手上掌握的水军攻击的黑材料足足有“两抽屉”。随后,吉利与长城两大官微正面开干,以至告上法庭。

真相永远只有一个!但到目前为止,我们无法判断孰是孰非,而对于吉利和长城,需要谨防的是,与魔鬼搏斗的时候,自己也变成魔鬼。

众所周知,从2010年收购沃尔沃之后,吉利汽车一路高歌,几年之内成功在本土车企中封王。今年月,吉利累计销售新车已达辆,同比增幅达到33%,稳稳地扛起了中国品牌的大旗。

相比吉利汽车的伟大,长城汽车也毫不逊色。尽管随着SUV市场的萎靡,长城旗下的SUV未能逃脱下滑的厄运,但哈弗H6曾经创造的奇迹,可能在这个时代不会再有另一款车能够复制。而魏建军赌上自己的姓氏所创立的WEY品牌,也和李书福创立的领克一样,被视为这一代本土车企领军者,不甘于被历史淹没而发出的时代最强音。

随着两大国内堪称最优秀的本土车企之间的内斗升级,紧接着其他自主车企纷纷站队,将2018年整个中国车市的浮躁,推向了极致。

而另一边,随着今年7月10日特斯拉再上海与临港签署投资协议,将在临港地区独资建厂,中国市场独资的大门,被特斯拉一脚踢开了。作为新能源汽车企业对标的样本,国产之后的特斯拉在各方面都将对国内新造车势力形成压迫性优势,它不只是一条鲇鱼,更可能是一条杀伤力巨大的鲨鱼。

与此同时,10月初,宝马以350亿元的代价,将其在华晨宝马的股权由50%提升到了75%,国家从1994年制定出的整车企业50:50合资股比的“红线”,坚守24年后首次被突破。事实证明,在利益面前没有朋友,一旦机会松动,这些昔日的“伙伴”一定会将利益最大化,这对于一部分体虚的自主品牌来说,只会加速淘汰出局。

2018年,一边是消费降级的声音充斥耳膜,另一边,则是一大批口碑极差的地产界野蛮人全面入侵汽车界。主流市场被瓦解,多元化的消费形态,给新入局者带来了机会。

无数横空出世的新造车势力莺飞草长,让市场看起来无比热闹,而事实是,今年前10个月,中国乘用车市场的累计销量同比下滑2.5%,今年车市大概率将迎来10年来的首个负增长。另一个坏消息是,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发布的数据显示,10月份汽车经销商库存预警指数为66.9%,同比上升17个百分点,这也是三年来的库存顶点。 喋喋不休地数据,一次又一次刺破心里的防线。

2018年,诗和远方很远,寒冬却很近。也许车市的冷,会像一瓢冷水,提醒着每一家汽车企业,没有什么比“活下去”更重要。是时候放下一地鸡毛,屯粮过冬了。好消息是,在这次广州车展的前一天,吉利和长城上演了相逢一笑泯恩仇的戏码。

《吐槽大会》的李诞说:“开心点朋友们,人间不值得。”很有感触。

广州车展,2018年最后一场车市盛宴到来的时候,也意味着2019年的脚步近了。我只能深吸一口气,然后告诉每一个忙得忘记生活本来样子的人说一声:开心点朋友,车市不值得!

快捷营养早餐价格
化工设备厂家报价
汇源喜庆果汁价格

相关推荐